本系简介introduction

艺术设计系目前有:建筑室内设计、环境艺术设计、广告设计与制作、幼儿发展与健康管理、舞蹈表演、影视动画、动漫制作技术、园林技术、数字媒体等专业。各专业依托雄厚的师资力量,同时紧密结合全国艺术设计方向的人才需求,从专业开办的初始历经数十年是将经历放在培养方案的设计上,通过创新—实验—完善的过程,不仅各专业的培养目标明确,而且还使系内各专业形成合理的交叉,与校外的专业资源运用和教学内容上相互参透,通过校企合作、在学科建设上紧跟企业、公司人才培养方向需求科学调整。目前校外实训基地有四个,近些年学生们通过在基地实训、实习与企业共同完成27军新兵训练...
就业创业

他们创业为什么选择去了二三线城市

发表时间:2017-12-20 08:44:40   次浏览

创业去一线城市,还是去二线城市?

2017年12月1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7)》指出, 根据调查创业和非创业人群中47.6%均认为二三线城市及省会城市是理想的创业城市。

尽管对于创业者来说,不管是资源、环境和氛围,还是人脉、营销及影响,北上广仍是众多互联网创业公司心中的首选,尤其对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而言,在北上广创业,从某些方面也意味着更好的人才、更大的曝光机会、更多的风投机遇,以及更接近成功的可能。

但是,因为高昂的成本、糟糕的环境、拥堵的交通以及人才流失、氛围浮躁等因素,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创业者,已经开始不再将北上广列为的创业第一地。

留在北京

2011年,李雁川从德国回到北京,在蚕豆网任CTO一职做应用开发。一年后的11月,他又选择从北京离开,到了成都。这一次,他选择到成都高新区软件园落户,创建了名为Aruba的公司,主做手机游戏。

公司初创选择在成都,让李雁川能下定这一决心的是,成都在手机游戏上的创业聚集效应。

互联网公司集中在“北上广”,软件产业集中在大连,手机游戏产业则在成都。手机游戏产业链上,除了渠道,其他方面诸如产品开发、美工设计等等资源,成都都很完备。而且成都高新区把这些技术支持资源都圈在一起,大家靠的很近,创业公司很容易找到他们。

在决定来成都之前,李雁川也来成都几次。几次和成都的创业者接触,他感觉氛围大不相同。

在北京做开发时,他周围的同行大多是融200-300万的资金,找一个大户型的居民楼做开发。创始人都很牛气,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背景,员工待遇也不错,产品做几个月之后,团队出来宣扬,用户就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在成都,和手游同行交流时,这些华丽丽的东西都听不到。他发现,成都的公司都比较穷,融资很少,最多几十万,甚至是他们自己凑钱办的公司,没钱做推广,没钱刷榜,也没钱买数据,只是一心一意的做产品。有一次李雁川问其中一家公司的产品的用户数。他们如实告知,用户达到2万,用户的ARPU值达到30元,就有五六万元的营收够发工资了。这些人就很开心了,觉得可以活下去了,继续做。

这种质朴让李雁川很触动。

\

现在,李雁川很享受在成都创业的状态。出门买个可乐的功夫就能同周围一块创业的同行交流几句,同是草根创业,大家没有什么距离感。人都很朴实,会互相交流些真实的、有价值的东西。

李雁川说,“在北京,我经常听到同行说,怎么能再搞笔钱花花,在成都,我听到的最多的是怎么能把产品做好。没有那么多夸张的成分,大家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创意生存。”

与李雁川主动选择在成都初创公司不同,周品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才成功将其在北京生存了5年的趣玩网,整体搬迁到了成都。

在北京,周品从青年步入而立之年,有了家庭,也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趣玩网。过去5年,趣玩网完成了两轮的融资,员工人数也达到了上百人。

但这个IT老兵在去年产生了将公司搬离北京的想法,因为从房租到人力,各种成本上涨正透支公司的未来,而对于互联网属性的公司来说,总部放在哪里都无所谓。

按照周品的说法,“电子商务不再是短期内的竞争,而将是马拉松式的创业行为。”在经历创业早期的高歌猛进之后,周品开始有时间考虑企业的长足发展问题。作为较早来北京的创业者,他清楚地看到北京房价的飙升速度已远远高出员工收入的增加,“年轻员工越来越多,他们能拿钱买房的机会越来越小。”

猎聘网CEO戴科彬在全球移动第互联网大会上就曾感慨:“创业者顶着CEO头衔在北京连套房都买不起,更别说手下的兄弟们。”

趣玩网的办公室设在昌平的东小口镇,处于北京北五环外。即便如此,大部分员工还是租不起距离公司较近的房子,“能在一个小时到公司就属于非常幸运的了!”2013年5月,位于北京北五环和北六环之间的天通苑小区平均房价超过2万。在北京拥有一套房子对创业公司的员工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

在经历两轮融资后,趣玩网进入了沉淀期,而电子商务又是一个高速增长、人员流动非常强的行业,如果此时好不容易磨合好的核心团队因无法“安居乐业”而流失,对整个公司来说都是重创。

糟糕的空气和拥堵的交通,正成为逃离北京的最大原由。

除了提高员工的幸福感、留住人才的原因外,2012年底暴发出来的、愈来愈严重的大气污染也是周品将公司迁移出北京重要原因之一。

2013年2月20日,趣玩网启程从北京搬迁到成都,直到3月初搬进成都天府软件园17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后,趣玩网的搬家历程才暂时宣告一个段落。

据周品透露,原趣玩网100多位员工中,有18名员工愿意到成都,占整个员工人数的12%,有60多名员工确认离职,还有负责市场推广和仓库管理的50多人,留在北京。

因为搬家,从2月份到3月中旬,趣玩网的业务比预期减少了30%,受到的影响比较大,不过周品表示,这个磨合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迫于压力回到二线城市继续创业的,还有辛晓晨。

2010年,辛晓晨因为拿的投资少,在北京创业无法为继。谨慎考虑之下回到了西安,三年时间,辛晓晨8个人的团队做出了用户过千万的工具性手机App——文件大师。

虽然迫于成本的压力回到二线城市多少有些无奈。但在辛晓晨看来,西安是很适合做研发中心的地方,没有那么多”花花绿绿“的事情影响工程师做研发。另一方面,西安的生活节奏并不快,工程师也乐于在那里安家,整体上比较稳定。

回首创业经历,辛晓晨认为二线城市并不差,“除了360、金山等互联网公司,我所知道的所有成功的工具类应用都在二线城市。比如Camera 360、安卓优化大师等等。”

离开北京

对于北京,周品还是有着深深的留恋。在很多创业者眼里,北京更有着堪称绝好的地利与人和。它不仅拥有全国一流的融资环境,更聚集了一流的高校和人才,这也是周品选择在北京开始创业的原因。“在中国,没有一个城市像北京一样有着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将经济和文化结合得如此好。”

融通互动(北京)科技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崔毅龙看来,北京最主要的优势就是人才优势和资源优势。“毕竟这里有北大、清华这样的一流名校以及众多的国内顶尖大学。”崔毅龙说,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人才是核心甚至是唯一资源。此外,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聚集了各类资源,利于创业者获知最新信息。

但崔毅龙也坦言,北京目前的房租和人力成本确实是创业者难以负担的。“以互联网公司最集中的中关村为例,一般的商住两用楼租金已到6元/平方米/日,写字楼就不用提了。”而目前最集中的移动互联网方面的人才成本居高不下,IT程序员的工资成本居高不下,对于创业团队来说压力极大。

他表示,许多创业者还是选择坚守北京,这里的显著优势在于人才,而互联网公司的核心资产就是人才,二线城市一直以来吸引互联网创业团队的难点也是专业人才的匮乏。

对于同样面临的高房价、上学难等问题,崔毅龙说,“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公司和团队,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当然我们预期未来会有超额回报。”他说,团队每个人的奋斗和付出才是解决这些现实问题的最佳方案,“有一天我们IPO成功了,这些现实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同步推创始人熊俊因为创业成本等原因选择落户厦门。但他同时也坦言,从整个大环境来讲,厦门也并非纯粹的创业乐土,偏安东南,人才是最大的瓶颈。“当时李开复就对我说,厦门很难招到合适的人才。”熊俊说,厦门的大学偏文科,这对极度依赖人才的互联网创业是致命的缺陷。

\

熊俊表示,单就移动互联网创业来说,时间成本是除了资金成本外首要考虑的因素。北京人才众多,做出同样一款产品的时间可能要大大低于厦门公司。此外,熊俊还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互联网的氛围。相比于其他城市,北京的互联网氛围、创业氛围无疑是最活跃的。现在,熊俊每个月都会到北京一两次,保持行业的敏感度,维系与圈内人的关系。

现在的北京,依然是国内最适合互联网创业的城市。

不愿离开、想继续呆在北京的创业者有足够多的理由坚持下来,这其中最令创业者心动和期待的,无疑是北上广那些一夜暴发的创业成功者。陌陌、知乎、唱吧、啪啪、豌豆荚、嘀嘀打车、我叫MT等等,数不胜数。 

想一想,昔日还是一起喝酒K歌的创业兄弟,转眼间对方已经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创业成功典范——这种榜样的力量,总会让坚持者有继续坚持的理由——谁知道,下一个暴发出来的,会不会就是自己呢。

金山网络CEO傅盛也反对创业公司离开北京,他提醒:不要把周品的观点“普遍化”,纯的互联网公司一定要留在北京。

傅盛认为,一线核心城市除了有企业需要的牛人外,还有面向世界的视野,如果创业公司不在核心城市,视野容易丧失。针对部分创业者因“资金压力”离开北京,傅盛则表示,“做公司不是靠省出来的。要省钱可以去农村。”他认为,“资金越发不是稀缺资源,人才越是稀缺资源。资本竞争激励,愿意给你钱。但没有人才,钱都花不出去。”

尽管互联网便捷沟通可以弥补地域距离,但傅盛仍认为,“面对面的交流,本质上是替代不了的。”他表示,“50封Email就是比不上一个面对面的微笑对你的启发大。否则,今天就不用硅谷创业了,哪里都行。”

海豚浏览器创业团队从武汉搬到北京,应该是傅盛观点的最好例证。

海豚浏览器创始人杨永智曾表示,海豚浏览器选择武汉创业,是因为武汉创业成本很低,公司起步资金不到20万。但6、7个人还拥有一个100平方的办公室。此外,武汉还有一个好处在于,可以远离大城市的浮躁,更低调的集中精力做好产品。

不过海豚浏览器在做大后,因本土化市场(美国等国外市场)需要,启用多地分布办公模式,再后来因人才及市场需要,不再受困资金限制的海豚浏览器,2012年将总部搬至北京。

创业城市相对论

4月中旬,周品来北京出差,特地住在北京奥运村附近的一家酒店。附近,有周品和妻子在北京的家。但周品说,他并不后悔把公司搬离北京。成都的很多优点弥补了融资环境不如北京、商业合作机会较少的劣势。按照市场价估算,成都每平方米每天4元的房租,是北京的1/3到1/6。就是说,趣玩网现在每个月的房租为20万元。天府软件园还为趣玩网提供了全新成套的办公用品。在软件园周围有宜家、迪卡龙、欧尚等购物中心。周品估计,这次搬家的物流费用、离职赔偿金、订酒店以及飞机票,再加上租房的费用与装修费,趣玩网花了100多万。仅从数字来看,这次搬家一次性的费用100多万分摊到一年的支出,正好抵消了节约出来的房租。而实际上,这还没有算上成都高新区政府给趣玩网的搬迁补贴。

在人才问题上,趣玩网并没有遭遇太大的困难。尽管招人手有些挑战,但是周品说,这样的问题在北京也一样存在。搬家之前,周品最担心的问题是员工大量离职,他和管理层也做好了第一时间冲到第一线的准备。出乎他的意料,搬到成都之前,没有一个员工离职。

\

但回到二三线城市创业,也并不意味着就万事大吉。

在二三线城市,会有不少程序员带着在北上广的积蓄进行创业。51CTO此前报道了一个程序员在北京打拼4年,带着一点积蓄回到老家三线城市创业的典型案例。

这位回乡创业的程序员此前在北京某网站做技术和产品方面的工作,所以他回乡后毫不犹豫的选择建网站。在三线城市,专门针对当地的地方网站并不多,看上去竞争对手就只有那么几个而已。不过,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首先,由于对当地市场容量估计不足。网站上线后,才发现浏览量明显不足。尽管在百度或Google的排名中能占据前三位,但整个城市的人口就那么多,市场范围狭窄。直到一年之后,整个网站似乎要山穷水尽之时,才拉到了当地国美的单子。整个网站才勉勉强强进入正轨。

其次,技术力量不足。由于城市本身IT行业就不是很强大,所以经常会出现网站改版,但美工和PHP程序员很难同时给力的现象。很多技术实现需要创业者自己来完成,势必会影响到广告招商等业务的发展。

最后是政府方面的压力。比如当地出现某重大事件,你的网站是否报道?报道了肯定流量有保证,但事后的风险是否可控?

对于创业者而言,离开北京后的选择其实并不是算太多。要么是离自己老家较近的二三线城市,要么是成都、天津、厦门、杭州、无锡、大连等IT产业较为集中的二线城市。

现在,创业者选择二三线创业城市时,除了资金、成本、资源、氛围等考核因素外,政策也成为影响因素之一,甚至是影响创业成败、判决是否落户的最重要的因素。正是机遇此,为了竞争创业者的落户,国内众多城市都推出了优厚的创业政策。

不过仍需要承认的是,纵有天气恶劣、交通拥堵等诸多不堪,北上广依然是一个创业资源最多的城市,VC、风投聚集,创业咖啡馆林立,渠道、媒体资源丰足。

\

回到西安的本土创业者、多听FM的创始人赵思铭也认为,有些公司必须在北京死扛。他表示,那些接触最新潮流的公司,引领市场发展,对投融资依赖比较大的,行业发展比较快的企业适合在一线城市。那些偏传统的公司,比如O2O产业,对资源的依赖性比较大。二线城市的员工生活稳定,不浮躁,这些企业适合在二线城市。

其实对创业者而言,选择创业落户城市,更多是一种相对论——如果你的创业项目需要深耕细作,重产品,那么可以优先考虑二线城市,但如果你的项目只是拼速度、拼快速的融资,重营销和市场,那北上广显然是更优的选择——所谓最好的创业城市,无非是最适合自己的创业城市。


友情链接:沃里克网  狮心王网  我爱网  开朗网  网站地图